河北国企>>国企人

做产线上“最有温度的那个他”
——记河钢石钢轧钢厂大棒线甲段加热炉烧火工路超飞

2017-03-06 08:36:02 来源:河北新闻网

球场上有“MVP”(最有价值球员),而在加热炉———这个轧钢工序中“最有温度的地方”,年仅24岁的路超飞,用对产线的热情和投入,全力把好轧钢工艺质量的“第一道关”,成为了同事眼中的“MFP”(最有温度的人)。

“数据要和现场情况结合才有效果”

去年12月6日7时50分,刚开完早班班会,轧钢厂大棒线甲段加热炉烧火工路超飞便“全副武装”,来到加热炉四周对炉子进行“体检”。路超飞当班生产的,是供小松的SMnB3H-1钢种,该钢种对脱碳层要求十分严格:要求在炉时间极短,加热温度低,但下限温度仍需严格控制,否则既影响产品质量,又会加大轧制负荷,甚至造成堆钢。更为重要的是,大棒线加热炉属蓄热式加热炉,所用能源为高炉煤气,炉压容易不稳;而且处于“脱碳≤0.3”的它绝对经不起“忽冷忽热”的折腾。保质量,又要照顾好设备,这就要求烧火工要在保证加热工艺严格执行的前提下,通过自己的操作保持炉压绝对稳定。

两个多小时后,前两批入炉的连铸坯加热完毕,缓缓步出加热炉;望着火红的铸坯,他满意地点了点头。“光凭颜色就能知道铸坯加热温度是否合适?”笔者将信将疑。“凭小路儿的眼睛,上下差不了5度。”一旁的班长黄朝勃笑着拍了拍他的肩。

加热炉低吟,又一批铸坯入炉,路超飞在电脑界面上娴熟地操作了一番,又拿起安全帽,去现场“照看”炉子。

“产线处处都有我的老师”

“看火定压”“看色辨温”……烧火工的本事并非天赋使然,而需长期的经验积累。

“早来一会儿,晚走一会儿。”路超飞的秘诀很“简单”。加热炉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很多,路超飞不懂就问、虚心耐心,同班同事乐得当这小伙子的老师;在“早来晚归”的工作中,他又能接触到其他班组的师傅们———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知识,他从一个“菜鸟”变成了熟知数百种差异化钢种加热工艺的“大拿”。

坚持让秘诀变成了习惯。去年12月7日,他照常早来了半小时,把本班次要生产钢种的加热温度、控制要求、合金含量等数据又看了一遍。这日的第一批热送钢就是供桂林某核心客户的42CrMoH。8时,铸坯抵达,在用测温枪检查铸坯温度后,他旋即来到加热炉上料台架,指挥PE操作工将铸坯迅速入炉,而后采用高压风机控制炉压,实施提温操作……整个过程一气呵成。之所以要如此争分夺秒,是因为该钢种要求“二级带状”,加热温度较高,钢材若有些许“受风着凉”,势必影响产品质量。

除了向现场职工学习,加热炉的责任工程师们也是他的老师,尤其是每一重点钢种的加热工艺制度有了创新性的攻关突破后,他总要结合自己的岗位实际进行“二次总结”,路超飞笑道,在全力保证客户需求的路上,“强迫症”是必要的。正是这份鞭策自己不断学习提升的信念,让他成为2015年度轧钢厂“烧火状元”。

“胸中有料”才能“临事不乱”

产线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后续工序的小问题,对炉子里面“躺”着的钢来说都是一项重大“烤”验;而要保证这炉钢的质量,更是对烧火工的考验。

去年9月中旬,轧钢厂发生设备故障,虽事出突然,但由于预防得当,于安全无碍;可排查其他可能性故障并更换新轴承,需要至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。轧机不能生产,加热炉便不能向后送钢,如果不及时做出有效处理,加热炉中正在生产的丰田钢可能就会全部废掉。

“是哪里出现了故障,大概要多久?”得知消息后,当班的路超飞并无一丝慌乱,而是立即联系CP2进行故障类型及时间确定。

班长因公不在岗,“挑大梁”的任务落到了路超飞肩上。他根据实际情况,在维持炉压的稳定的前提下,以最快的速度降低炉温,让各主要区域处于停烧状态,并时刻保持铸坯所需炉温下限临界点,保证铸坯质量。同时,他时刻与产线各相关岗位保持联系,算好提前量,力争在产线具备生产条件的第一时间,就让铸坯达到轧制要求。

30分钟、1小时、1个半小时过去了……终于,轧机计划于40分钟后“开工”,路超飞开始缓速提温,根据经验灵活运行各温度区,力争既不耽误生产,又保证脱碳层要求。

42分钟后,火红的铸坯脸上泛着亮红,开心地向轧机跑去,生产紧张有序地继续着。后续检验结果表明,这一炉铸坯的脱碳完全符合要求。(杨旭)

责任编辑:白泽豪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